联系方式

公园电话:
   029-85102008
西安办事处:
029-87628069
咸阳办事处:
029-33574959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公园动态 »

大秦岭之森林美

时间: 2018-07-28 作者: 党双忍
作者简介:

    党双忍,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,经济学教授,生态文化学者,三农问题专家,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。现任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、陕西省林业科学院院长、大秦岭研究院院长。先后在省农业厅,宝鸡市委、市政府担任领导职务。出版《中国树文化》四卷本、《学习力》、《制度并轨与城乡统筹》、《三农治理策论》、《知识农业与农业转型》等著作。致力创建《秦岭学》,推动国家绿芯战略。

    以下文章选自《价值中国网》。

    大秦岭创造了地球北纬30-35°的绿色奇迹、美丽奇迹。大秦岭之美,美在大森林。大秦岭森林之美,究竟是怎么个美法?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因为纬度和海拔的优势,大秦岭很“色”!提起大秦岭之美,人们首先联想到的,一定是大秦岭森林色调的四季变幻:春天山花烂漫,夏天翠绿满眼,秋天红叶漫山,冬天林海雪原。在这华丽的森林世界中,有王者之风的,自然是高大秀美的乔木。以乔木为基本元素,构建起多姿多彩,蕴藏无限神秘的森林世界。毫无疑问,绿色是占据森林表面和森林生命大部分时间的主色调。森林用绿色装点了地球,绿色是森林主色调,也是地球主色调。绿色,一种介于寒色调和暖色调之间的色调,是兴奋与沉静的中间情趣。因此,绿色给人以安静、和谐、幸福之感。春夏秋冬,四季八时,森林中树木的枝条花果,以绿色大背景为出发点,灵动生发出红、蓝、黄、白等多种色彩,从而在森林里调制出万紫千红的巨幅画卷,这就是最壮观、最亮丽、最养眼的森林之美,她满足了人们的多重审美需要。森林之美,绝不限于四季色彩之变幻。森林是一个以生命为依托的巨型生态系统,也是一个巨大的审美体验系统。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,森林美也是陆地生态美的主体。与其他审美对象相比,森林之美不是平面的、静态的、单一的,而是立体的、动态的、多元的。森林之美,美的宏大,美的入微,美的稳健,美的灵动,美的富有生机与活力,美的永续绽放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 大秦岭森林之美,既巨大浩瀚,却又细微精致;既真实呈现,却又永续绽放;既易为人感知,却又难用语言表述。从审美体验的各个感知器官角度出发:大秦岭森林之美,在于眼睛美、耳朵美、鼻子美、嘴巴美、体魄美、心灵美。可谓是“秦岭六美”!

      

   也就是说,在大秦岭的森林里,人们以获得超越“五官”的审美体验、审美享受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 “平林漠漠烟如织,寒山一带伤心碧(李白)。”“一峰高一峰,峰峰秀林木(姜夔)。”“好山十里都如画,更与横排一径松(杨万里)。”森林之美,不是毫无根据的空想,而是由此及彼的想象;不只是佛学式的感悟,而是需要身临其境的体验。在真实的情境体验中,尽情欣赏上天赐予的生机勃勃的森林画卷。人的“五官”所具有的审美功能,在森林审美实践中得到有效满足、全方位满足。这里,我就与大家一一品读大秦岭之森林美!

     

    其一,大秦岭中“眼睛美”。高楼大厦是现代城市的标志,也是最显眼的装饰。从“水泥森林”走来的人们,在大森林里满眼是新奇,山峦层叠,山势起伏。春日里,冰雪消融,嫩芽初上,山花烂漫;夏日里,树木青翠,生机盎然,浓绿蔽日;秋日里,层林尽染,飞红流碧,万紫千红;冬日里,群山静默,银装素裹,旭日映雪。森林深处,碧空如洗,阳光从树叶枝杈射入林中,光怪陆离,变幻无穷。“让穿过林梢的一只只小鸟啄开我的思想,让我随着梦想一起走访大森林每一棵富有生命力的树木,走访每一棵生机勃勃的小草,走访每一只活泼可爱的小动物,然后让隆冬的大雪将我覆盖,待到春天来临,我再慢慢苏醒,长出淡淡的紫花。”不经意间,森林中腾起水雾,婀娜多姿,缠绕山间。“朦胧树色隐微峰,云波片片青芙蓉(姚浚昌)。”姿态各异、仪态万千的山体,或和缓,或崎岖,或险峻。“乱云生峭壁,一鸟没高峰。随处桃花发,仙源似可逢(葛起文)。”山间小溪,在身旁潺潺流淌,或蜿蜒迂回、温柔平静,或飞流直下、从天而降。“闲上山来看野水,忽于水底见青天(翁卷)”。高山、流水、密林,以及动物精灵,相互衬托,妙趣横生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 其二,大秦岭中“耳朵美”。在城市,人流、车流,川流不息。汽车的轰鸣声,熙攘的人群声,嘈杂喧闹之声不绝于耳。进入大森林,远离喧闹,远离嘈杂,远离噪音。“拨云见古道,倚树听清泉(李白)”。于森林幽深处,享受寂静。潺潺流水处,水流击石,泛起银浪朵朵,奏响了悦耳的“水鸣声”。“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(王籍)”。自然精灵,自由飞翔,不时传来动听的“鸟鸣声”。“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(王维)。”微风吹拂,树林沙沙,林海松涛,树鸣之声声声作响。“水清石出鱼可数,林深无人鸟相呼(苏轼)”。水鸣、鸟鸣、树鸣,婉转悠扬,天籁之音,莺莺耳际。耳朵之美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 

    其三,大秦岭中“鼻子美”。鼻子是肺之门户,吸气吐气的必由之路。鼻子向身体输送新陈代谢所需要的氧气。鼻子深切感受着空气质量,也密切监视着空气质量。空气是清新还是污浊,鼻子最清楚。空气清新时,呼吸舒缓。空气污浊时,呼吸急促。森林有天然氧吧之美誉。在森林中,鼻子也会不失时机地“美一把”,自由的吸入清新的空气,呼出浑浊的肺气,洗了肺,醒了脑。不时的,还可嗅到扑鼻而来的松香、桂香、花草香。迷人的森林气息,使人的全部身心侵润在大自然之中。“不走进大森林,不知道大森林的芬芳。走进大森林,你仿佛走进成熟的野果园。你忘忧的笑声,你悦耳的歌声,你乌黑的发端,无不流芳溢香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 其四,大秦岭中“嘴巴美”。美食家全靠一张嘴。嘴巴享受人间美味。“森林里那一顶挨一顶郁郁苍苍的树冠中,点缀着黄的、绿的、红的果实。”人类童年时代,主要靠采食森林食品生存和发展。后来,以种植养殖为主要目的的农业出现了,从此农产品替代林产品。在人类记忆中,森林食品无意识非常珍贵的食品。大家常将“山珍”与“海味”联系在一起。在森林之中,没有“海味”。但森林之中,遍是“山珍”。“白嫩的蘑菇,你这害羞的森林少女,不要用小伞挡着眼睛。金黄的柿子,你这健康的小伙,是否正吹响木叶,向心上人表达不尽的情意。山稔果,满山都是你的足迹,就像山村的少年。山胡椒,你浓烈的芳香,使我想起泼辣的山村大嫂。薄壳山核桃呵,你是林中精神矍烁的长者。”森林是原生态食品、天然食品、健康食品的“原产地”。近水楼台先得月。在森林之中的“森林人家”、“农家乐”,短时间、近距离将“山珍”以乡土方式,一一奉献餐桌,嘴巴享用“原汁原味原生态”。

     

    其五,大秦岭中“体魄美”。体验“森林美”的历程,是全方位的审美实践活动。全部身心侵润在大森林、大自然之中。在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嘴巴享受美的同时,身心体肤都沉寝在美的享受之中。随着身心在森林中时空转化,森林风景在变化,心情心境也随之变化。“遥看渔火两三点,已过暮山千万峰(陆游)”。在时空转换中,陶冶了性情,强健了体魄。这无疑是规模越来越大的“驴友”队伍所追求的境界。想必这是任何文化艺术作品都无法比拟、无法替代的森林之美。“你好,醉人的大森林,无尽的绿波是我无尽的畅想,就让我也做一枚成熟的野果吧,挂在这高高的树木上,挂在那绿油油的叶子间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 其六,大秦岭中“心灵美”。这也是人在“五关”之外的第六感觉。森林是人类童年时期的心灵住所。那些美丽的童话世界无不与森林有关。“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(陶渊明)”。进入大森林,人们搁置了利益纷争,忘却了往日烦恼。身临其境,触景生情,返璞归真,与大自然深度交流,整个身心沐浴森林之美、自然之美。“好鸟枝头亦朋友,落花水面皆文章(翁森)”。大森林磅礴大势,和谐包容气度,幻化万物流变,穿越时空,沁人心脾,让人顿悟生命之真谛,精心灵深处由此得以净化、升华。“落花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(龚自珍)”。不少人从大森林幻化万物中获得灵感,由此不断提升人生的高度,拓展人生的宽度,增加人生的厚度,登上人生的顶点。“一切都已平静,那阵阵的松涛,那悦耳的鸟鸣,那深谷下潺潺的溪流,只有夜风时而撩拨我梦的衣衫。”“那朦胧的星光,那黑乎乎的远山,那黑乎乎的林木,总是引起我无限的遐想。山杜鹃,你在黑夜中绽放了吗?七叶树、高山榕、女贞子、红枫树、山毛榉、乌桕树,还有野香蕉、野菠萝、野荔枝以及野蜂、蝴蝶、山蜻蜓和知了,你们是否也做着小小的梦?”

     

    森林是树的海洋,多种生命的复合系统,也是地球最美、最天然的装饰。大秦岭森林之美,具体而不抽象,现实而不虚幻,生动而不僵硬,可参与、可体验。大秦岭森林之美,就是一幅渐次绽开的宏大森林画卷。这是一幅由多种生态元素组成、具有无限生机的森林画卷;这是一幅值得用生命去阅读、去体验、去品味的森林画卷。这也是一幅只有身临其境,才能阅读得了、体验得了、品味得了的生动无比、生机无限的森林画卷。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生处有人家;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(杜牧)”。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(王维)”。“万壑树参天,千山响杜鹃。山中一夜雨,树杪百重泉(王维)”。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(王维)”。诗人家用简短精妙、朗朗上口的文字,向我们玲珑剔透地勾画、活灵活现地展示了大秦岭森林之美。“回瞻四面如看画,须信游人不欲还(应物)”。

     

    人类的童年,懵懵懂懂,尚不懂得欣赏森林美。甚至因为人少兽多,危机四伏,人们更多感受到的是大森林的神秘,以至心存恐惧。经过中世纪到了近代,人们逐渐强大,并趋向欣赏森林,出现讴歌森林的美丽图画。随着近代科学发展进步,人们对森林的恐惧感逐渐消除,继而将森林作为重要的欣赏对象。画家们逐渐喜爱室外光线,走出画室的昏暗单调,直接接触生机盎然的户外景色。舞动手中的画笔,画家绘制出丰富的森林色彩。庭园胜于画室,公园胜于庭园,郊外胜于公园,山野胜于郊外,在青山绿水的广阔天地,人们发现纯正的美,无须雕饰的美。森林审美,“从原始的恐怖时代,经历轻蔑时代,敬畏时代,来到了爱情享乐时代。”大秦岭森林美,气势浩然,气象万千,任何艺术品无法与之比肩。森林美,着眼其大者,雄奇恢弘;着眼其小者,精妙绝伦。森林审美,是人类审美发展的最高阶段。21世纪的中国,战胜了“贫困”,跨越了“温饱”,迈向了“富裕”,进入了一个营造森林美的时代。体验森林美,享受森林美,已经成为最重要的审美实践活动。

     

    森林之美,可以是天设地造的,也可以是人工构建的。天设地造的原始森林,美不可言,妙不可言,最值得我们去珍惜,用心去欣赏,用爱去百般呵护。人工构建森林美,兼具经济、生态、社会多种功能。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,“森林美”是“生态美”的核心。建造“森林美”,也必将是建设“美丽中国”的核心议题之一。森林工作者要与林学家、经济学家、生态学家、美学家一道,共同开启一个森林艺术、森林美学发展的新时代。夯实森林美学理论基础,做足森林艺术贮备,以“森林美”为目标,科学经营森林,使森林由绿而美,美上加美,越来越美。我们有理由,也有能力,让森林走进城市,让城市走进森林,实现人与森林的双向走进,双向拥抱。我们有理由,也有能力,建造更多服务于各种人群的森林公园(旅游)、森林医院(康养)、森林学校(课堂)、森林驿站(休闲),最大限度地满足体验森林美的需要。我们有理由,也有能力,造山引水植树,在身边植绿造景,最大限度建造现代化城市里的森林美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年3月7日晨修定于磨香斋